霜鸦觅渡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收拾东西翻出来的。。当时写作业已经写麻木了忽然看到这个。。。满脑子格兰啊啊啊
昂首慨叹

最近吸溜丙儿和吒儿吸溜的有点上头??在作业和辅导书上开始摸鱼。。。_(:з」∠)_俩孩子所有的优缺点都看不到了满脑子都是“啊孩子们好可爱想给他们做吃的做玩具做衣服”
猛然惊醒发现自己有点魔怔😂
甚至还想了一套春天放风筝夏天打水仗秋天吃月饼冬天追打扔雪球的套图??
甚至还想画个二月二龙抬头系列不同谚语不同玩耍的图?
我到底有没有养孩子_(:з」∠)_

打字繁难,未若动笔爽利
字丑得很,应该能看懂?我有好多同学说我字写得花里胡哨的_(:з」∠)_我克制过了啊!
也是有感而发,千古九连环只一人,当年读这话,分明轻轻一句,却看的心下慨然微震
是因为师门有难重新来过,还是依依不舍再赴因果?
冥冥之事,姑妄称为命中注定罢

每次看原片真的超羡慕这般纯澈的友谊,但是一看同人。。。
丙儿!你要是我家孩子我就往死里惯着啊!这是什么斯斯文文的小君子!好孩子好孩子!
一份普通摸鱼|・ω・`)

最喜欢的,反而是奔波在事业与家庭间的夫人啊。。。
陈塘关可是有整整一年由夫人守着
不知寒来暑往间,又促成几多霜雪,窃去青丝,夫人那一年,能有几夕安睡?
“你看,吒儿玩的多开心啊”
这句话,你是不是也同另两个儿子讲过?
他们虽不及幼弟天纵奇才,也是个个有本事的,可是夫人,一家五口,为何你独独没有成圣?
你不是。。。。一直盼着团圆吗?

竟是两个西瓜_(:з」∠)_这已经不是秀气可爱而是精致玲珑了HHHHH真的好小啊

【初稿拟订】烁金(又名观影后的灵光一闪)

简单记一下,没啥发展,一小片事实,说不定就搁浅了。多年后的龙族还是没能逃过抛物线式发展,但是总还想挣扎挣扎的故事罢,先把坑挖好,实在不行把我埋进去!

马上面临成人还是乖一点_(:з」∠)_有心无力皮不动了



哎,据说。。。天庭的盛宴。。。又要


我知道,咱们一族又要出不肖子上供了,你也不用愁,不会轮到我们这些什么都不会尤其不会巴结的良民头上,今年犯错的足够支撑到下一次宴会了。


我到不是想说这个。。。这儿没别人?我说了啊


勿谈定例


。。。你想憋死我吗好表哥?是谁信誓旦旦说要给我散心,你这是添堵,我不觉得什么病都能以毒攻毒谢谢。。。


挥出屏障)我把结界布好了,你想说什么?


就知道哥哥是会照顾龙的绝佳好龙!丫头可就放胆讲了?


点头示意继续)但说无妨


天帝。。。不是诚心的!他若诚心对待我族,怎会让我族子孙。。成为佐餐。。(说不下去)


是我族有错在先(叹气),你难道不知“天生万物,始于不周,有水之地,引龙触之”先人轻轻一触,山崩地裂,万物之故土分崩离析,地火,淫雨,妖魔鬼怪无恶不出。。这。。我族未灭,已是大幸。。


各家的人和地都陷进去了,放在现在,万死脱不开身,万鳞之长又如何,登高必跌远就是了,到还不如长不出鳞的有。。


住口!莫胡言!(捂她嘴)这也是你小孩子家家能乱语的!说成习惯,哪一日祸从口出怎么搞!你可拴上你那嘴!蛇族还能牵到大荒先圣上,再就是人族的事,你想想,这捅了天的大漏子还是人家给你补的,你能说什么?紧把嘴合上,玩泡泡都行别玩命行吗?你当你是那绿坡子上的狐媚子能有九条命好奉陪是不是!我们家能有几人如你这般的?好妹妹,我这个哥托大求你让这。。


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


。。。。。。

行了别闹了,出身这种事,谁也不想(拂袖)


四哥!你仔细想想!天帝不过是靠凡人香火吊着命的后神,担着个虚名给后人钦敬的货色,你知道命是什么?那是所谓司命官都插不了手的东西!天上根本没有司命!放眼六界,唯其人之所择方可称司命!天下大势也是众生堆出来的,他保人族是因为巫族已死绝了在翻不出新篇!活的和附骨蛆一般,我不屑!


妹妹!你以为公平是什么!那不过是强者的施舍和弱者的祈求!你情我愿的一场戏!你。。


四哥不必多言,我是个短视的妇!道!人!家!只觉得我族江河日下,无论是可供依赖的人间香火,还是我族接续香火的龙,都已经少的无以复加。那可真的是无以复加啊!你看看天帝的仁慈——凡有过者皆为菜肴!?为菜肴者永世不复得为龙!?说是为我族除祸根绝后患清孽种,我真想撕下他的脸皮好好瞧瞧那底下货色!四哥!我族这分明要被除根绝后清种!又说是祸,又说是患,又说是孽!我族的脸面要不要!我族的声名挽不挽?(揺手)四哥,莫提别的,我族被封龙王,管理四海,放到人间看,怎么也是个侯,对吧,人间帝王有生吃熟吃侯王心肝的没有?


异姓的诸侯能怎么办。。怪也只能怪当年先祖血气方刚,撞断天柱不周山,致使西方天裂,又后来闹出九子的故典,笑的骂的看热闹的,能有几个直视的?嗯——算了也不忍直视——谁管你权宜不权宜,人只说龙性本淫,又说是运气好碰上,还说是天帝慈恩,可是合族都知那狴犴不过是个养起来的合族替身,只是难以言明个中。。不提也罢。你若说这不公,古来有之,能言明是因果,不能言明是命,命就是莫名其妙无法解释——因为水太深,牵的人和事太多,记载都记载不到那么细,如之奈何?若说不公平,天下多的是,比如你看仪狄,舜的女儿,辛辛苦苦把一片苦心酿成酒孝敬父亲,结果父亲就发话,说什么后世定有人因为这饮品误国,然后就疏远了自己的亲女儿。你看看,有道理?虚名!真要成事的还能给双刃剑扎手?大真若伪,这话不假我听着都泛酸,酿酒第一人,就这么发落了,估计一生到死也看不见父亲笑颜,你觉得有道理?那至高无上的道本非如此,后来给统治者异化成工具才闹的这样糟,道不远人,善恶有报


四哥又说回来了。。(悻悻)愚妹的耳朵都要撑不下了。。。既然话说回来,那话说回来,你什么时候这么端坐紫金台的?以前可不是八风吹不动的死样子,我竟没察觉你变了


怎么,你学着保境安民不要花时间?我有些变化也是常事啊


看来我以后不能和你谈心——事!(伸懒腰


哦(模糊,笑出来),愿闻高见


我信任的是从前那个留在心里的人,当然可以说心里话,人都不是那个人了,我看我是自找没趣,为了避免麻烦,我还是问人讨瓶哑药——这点本事我还有,不劳兄长费心


少耍嘴,我还不晓得你!(戳脑袋)你呀给我省省心,好多活几年,没准末了给你挡挡灾劫,破破霉运,混你几顿。。。。好茶吃吃


你也晓得我不想听见饭字?心意领了,再说了,我没说不熟悉可以重新再来,再当一回朋友,也得看人


话说到这份上,再不走是我没趣,回见!

那人一甩袍袖,结界立解,双足轻纵,登时便在目力所及之外了。只剩了几句话,远远的传过来

对了妹妹,天上还是有司命的

不过——那是个史官

一个记载了一切原本真实的史官


妹妹,你知道。。。。赵氏孤儿吗

我。。似乎同你讲过

总有一个人得活下去担起一切。。千古艰难唯一死。。。我以前以为是哄人的话,现在才知,眼睛一合万事不知的确容易

可从此便不能回头了


怎么不见四哥?

回——八殿下,西海的四殿下许久前染了恶疾。。没有。。。没有

我知道了

四哥。。。你没变啊

以身殉自己的道?你过真是。。。

道不远人


闲来无事便拿着自己的开蒙读物看看,毕竟现在看得懂一摸不挡手看着顺畅多了。。。等等这哪位!
李李李李大人!?
我倒是知道李泌是个能在历史上站一席之地能人,可我没想到这竟是个教科书级别的人家孩子!
阅读面的窄小限制了我能放飞的大胆想象。。。
_(:з」∠)_这年头读书不用心这么容易活的一惊一乍吗。。。

科拟道路上的艰辛时刻。。

壮士振臂千夫应,一将功成万骨枯,

慷慨一死浑不惧,身后家国岂却步?

眼前忽现衰草碧,心上乍恸顾长伫,

孤身可做千骑勇,愿易长安永佑护。


杀破狼是紫微的一种命格,在命理学中,七杀、贪狼、破军在命宫的三方四正会照时,就是所谓的“杀、破、狼”格局。

杀破狼格局表示着一种动荡和变化。杀破狼喜动而不喜静。应了 这种命格的人一生漂泊,大起大落,却有着一举成名的英雄体质。古代那些征战沙场的大将军,多半是属于这种命格。


每次读一读《杀破狼》都会在脑子里过史料,真是能看见很多很多的将领的特性,毕竟军人的本质都是一样的,鲁迅先生笔下的中国的脊梁,有很大一部分的比重都是这些了不起而容易变为尘埃的人组成


我最喜欢的,就是从不将希望寄托彼岸的人

而将士们无疑是最可爱的一种


默祷天佑,不如横刀立马,打下一片江山

若能得缘相见,愿为顾府洒扫庭除,愿为顾帅牵马配鞍!